仃零

是个痴汉,日常写自己看的sqcp文。
安静产粮。
有产粮的心和笔,没有产粮的手机和电脑,更新慢。
慢慢来,等高三毕业来搞事。
很懒,写完不打出来的懒,喜欢写字,不喜欢打字……所以更新慢,没坑品。
需要欺负讨厌的人才有动力打字。
脾气很好,但是关于原则问题嘛,我超凶。

【酒茨】常忆(二)

ooc。
一周更一发,大概。
一方死亡梗。
大江山退治。
一只茨木回忆往事。
这一章有好多bug,日后大修。
(一)最后面补了颗污糖。
灵感来源陈粒《易燃易爆炸》。
这章是上周的,忘发了,补发,这周还有一章。

(二)还盼我孑孓不独活
茨木总是称赞他的挚友,他的鬼王聪慧无双,英勇善战,智勇双全,风流倜傥。无与伦比的强大,举世无双的智慧,独一无二的果敢,造就天下第一的酒吞童子。
但那一刻,他宁愿酒吞没有那么强大,这样,他就不必失去他。

茨木饮下杯中酒,沉入梦魇之中。
开始的时候,一切总是风平浪静的。
茨木记得那一次酒吞灌了他很多酒,他被灌到神志不清,只会傻笑着喊挚友。酒吞低笑着亲吻他,吻得轻柔,占有的动作却粗暴,一遍又一遍,像是祭奠,即失去的未来与失去的爱侣。
茨木并没有在意鬼王这难得的反常,在他心目中,他的一切,从身体到心灵都是酒吞的,酒吞往日温柔以待,今日粗暴食用,都是酒吞的享用。于是,他心安理得地配合着酒吞,忽视了脑海中不安神经的颤动。
第二日醒来,酒吞已起身。茨木坐起身,身上满是鬼王的宠爱,茨木正待开口赞美他挚友器大活好,就连情事技巧也是无妖能比。大妖敏捷的听力让他听到远方几个小妖的谈笑。
“你们知道吗?有一位阴阳师,以万妖妖力,酿成了一壶奇酒!”
“什么什么!”
“这酒,传闻即便是我们大王酒吞童子那样的大妖怪,都会喝醉哩!”
“不可能,酒吞童子怎么可能会喝醉!”
“那是因为他没有喝过这等奇酒啊!”
茨木听到这里,心生愤怒,这个世界上怎么可以存在酒吞没有喝过的酒!他要为挚友取来!
茨木起身穿上盔甲,往他们所说的地方而去。

茨木拿到酒,一嗅,失望,虽然味道有几分新奇,可也并非什么好酒。算了,挚友强大无比,立于万妖之上,什么酒没有喝过,这种酒,也就回去给挚友尝尝鲜罢了。他拎着酒,往大江山而去。

一近大江山,茨木便察觉到不对劲。
他飞速赶往大江山宫殿,一路上竟寻不见一只妖怪。
宫殿大门大开着,茨木一进入,印入眼中的是铺天盖地的红。
是酒吞的红,是血的红,是茨木神经断裂的红。
酒吞的身躯挺立在宫殿中央,肩膀之上,别无一物。

那天看见酒吞身躯之后的事情,茨木已经忘记了。
记忆回忆到这一段,也是模糊不清。
在他之后而来的星熊童子,应该知道,却保持了沉默。
素来凶蛮的星熊对苏醒的茨木说了四句话。
第一句,酒吞会复活。
第二句,酒吞对此事早有预感。
第三句,他早有安排。
第四句,你耐心等待即可。
茨木鎏金色的眼眸盯着星熊。半响,他道,知道了。

这一句话后,鬼将带着鬼王的躯体,离开了大江山宫殿。
星熊挠挠头,带着留下来的妖怪们守着大江山。

茨木把失去了头颅却仍柔软的躯体安置在枫叶林,日夜守候。
有时,他会喋喋不休地讲述过往,称赞鬼王,赞美着赞美着,他会突然停下,盯着鬼王。
更多的时候,他拿着酒吞的葫芦,盯着鬼王,什么也不做。

这样过了些时,某一日,茨木不自觉睡去,醒来,鬼王已不见。
茨木大惊,却突然发现,鬼王的妖力出现,还在这林里。
他欣喜过去,见到鬼王,在观看一女鬼,月下起舞。
鬼王看得入神,并未察觉鬼将的到来。
茨木心一沉。

茨木是被莹草唤醒的。
他醒来,见那外表弱小实力不俗的草妖满脸惊喜,“茨木童子大人,酒吞童子大人有变化了。”
茨木一惊。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