仃零

酒茨,无论哪个游戏的酒茨都吃。
瓶邪/维勇/魔王组/德哈/茂智
桶哥单人痴汉
安静产粮。
有产粮的心和笔,没有产粮的手机和电脑,更新慢。
慢慢来,等高三毕业来搞事。
很懒,写完不打出来的懒,喜欢写字,不喜欢打字……所以更新慢,没坑品。
需要欺负讨厌的人才有动力打字。
脾气很好,但是关于原则问题嘛,我超凶。

入坑也这么久了,直到前段时间的搜索才知道要练短刀和肋差……我也是因为要练一队的这几把刀刀,才上网去看了一下攻略……才知道刀刀要中伤才开真剑……才知道踩王点10次就有减肥来找你聊天顺便毁刀……才知道1-1是刷樱花的……才知道多打几次刀刀橙了那是疲惫了……小白被洗三观的感觉……顺带,求问4-4到底要怎么过……我从6月初打到现在就是进不了王点……

今天和基友聊天,聊到一件现在想来很尴尬的事,发生在我7、8岁的时候,大概,记不清了。
我从小就是好奇心重加喜欢看书的女孩子,小小年纪看不看懂是另一码事了。我好奇心重,从小就喜欢探索【破坏】家里的个个角落,堆杂物的地方都能被我搞出一个不被(玩捉迷藏的)小伙伴or妹妹发现的藏身地。说这个是为了说明我去探索【破坏】我妈的衣柜是正常的。总之那年夏天,非常热,妹妹躺在席子上睡死了,而我看完了手里最后一本(从杂物堆里找出的)书后,陷入了无聊中。在地上滚了几圈,我决定趁我妈不在家去探索【破坏】她的衣柜,于是我打开了那个超大的木柜子。
首先,我把里面的衣服搬【丢】了出来,然后我踩在放衣服的格子上,去扯最上层的衣服。扯着扯着,两本书被我扯了出来。我当时就是一个眼前一亮,抄起书就跑向我爹“粑~粑,我找到这个,我可以看吗?”我爹本来坐在椅子上犯困,被我一吵,看了过来,一看我手上的书,他立马从椅子上起来,把书抢过去“不可以!”我就很不解,我爹就用一种有点扭曲的表情表示“这书……你还小……反正不行!”然后我爹就收走书,我一下午就在郁闷中度过,嗯,顺便我还记得把我妈的衣服搬【堆】回去,并成功在我妈逛街回家后被女子单打。
蓝后的日子里,我就一直惦记惊鸿一面的那两本书,并孜孜不倦寻找那两本书。终于,在我爸妈出去工作的下午,我再一次在熟悉的地方找到了那两本书。这次我特别机智地不搬【丢】衣服了,我直接踩在衣服上面找到的。蓝后我看了一眼封面。一本是一个穿着很暴露的衣服的女人,一本是一对男女赤裸着拥抱……讲到这,你们也该明白我找到了什么吧……我爹妈的小黄书……
那会我外省的姑姑买了两本小说给我,一本《城南旧事》,一本《神女传奇》,那会儿,我对《神女》痴迷得不得了,重复看了七八次。于是找到了这两本(小黄)书后,我特别愉快地把书盖在我书桌的书堆的最上面,准备再看完一次《神女》后,我再来看这两本书。蓝后我妈回家,一眼就看到我书桌上的书。
她敲我桌子,把沉醉在书里的我神魂叫回来。“这两本书,你看了吗?”
“没有啊,麻~麻,我想等一下看。”我非常傻白甜地回答。
“哦,那你别看了。”说完她抄起书就走,留下一脸错愕的我。
当天晚上吃饭我就特别难过地哭诉给我爷爷听:“阿~爷,粑粑麻麻不疼岚岚了,他们不让我看书::>_“岚岚别哭啊,阿爷替你教训你爸你妈啊,乖啊”“孩子看书好事啊,干嘛不让孩子看啊”
我爸妈就对视一眼,我爹摸了下鼻子,跟我爷爷小声地说了点话。说完我爷爷就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我爸妈,转头哄我。
我就不肯依嘛,即使我爷爷许诺给我买五本没看过的书也不肯。后面所有大人干脆不理我了。那会我就觉得全世界都不要我了,并用我最后的倔强决定我一定要看那两本书!
蓝后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翻遍全家,包括那个我两次发现书的地方,都没找到这两本书。
我就苦思冥想,直到某天,我盯着我妈放在衣柜顶上的旅行箱灵光一闪,我搬来一张桌子,站在桌子上把旅行箱扯下来。讲真,这个动作很危险,好孩子不要学我。总之我把箱子搞下来后,在里面找到了书![熊死了,那会。]蓝后我就坐在桌子上看了起来……
那会当然是看不懂的,但我是那种看不懂还能津津有味地看下去的人。(《道德经》就这么看完的,当然这两者没有可比性。)但是现在想想耻到死,因为看到一半我妈回来了……
那天的结局是我被我爸罚跪啤酒盖……那会儿我特别委屈,我就看个书,干嘛罚我!只跪了一会我爷爷回来后就护着我没再给跪了……
后来我就再没见过那两本书了,估计被我爸人道毁灭了。毕竟我的战斗力也有点太熊了……现在想想对不起我爸妈,我就这么毁了他们的小情趣……
估计我爸妈都以为我已经忘了这事了,毕竟我是出了名的健忘,出个门丢三落四,一点说要出去,两点半才走,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都在重复走到门☞想起某东西没拿☞返回去拿☞走到门☞想起某东西没拿的过程……可我就特么记得这事啊,还特别清晰……尬死……

【酒茨】(五)完结

没看过22章,瞎搞搞,日后修。
前面都在胡说八道,别信。
ooc。
虐,狗血。
私设如山。
bug如山。

(五)要我阳光

再而后,酒吞童子被晴明打败。鬼道势衰,人道兴起。
八百比丘尼以秘法献祭自身,与八岐大蛇同归于尽。这个神秘的星见,也终于陷入她所渴求的,永恒的死亡。神道衰落,人道大兴。妖魔鬼怪,皆隐于世。
黑晴明消失不见。

命运也终于放过它的棋子。
枫叶林内。
茨木童子看着妖气衰弱的酒吞童子,他胸口的洞,是茨木童子当初破开的。
安倍晴明在此时赶来。
“茨木童子。”
茨木看向安倍晴明。
安倍晴明身上有股古怪的妖气,像一只狐狸。
“茨木童子,我知道,酒吞童子的头颅在哪。”

鬼王的头颅被砍下后,妖气不散,被委托给阴阳师封印。安倍晴明接下了这件事。
“这是当初我与酒吞童子的交易。”安倍晴明破开自己所设的封印。茨木童子看到那颗神情狰狞的头颅,他抱起那颗头颅。

酒吞童子的身体和头颅被安倍晴明封印在大江山宫殿。

“等待吧,茨木童子,酒吞童子他会复活的。”
“吾当然会等。”

大江山宫殿被封印了,星熊童子带着大江山的小妖怪去了阴界,茨木童子留了下来。他在大江山内另辟了一处住处。说是住处,他也没住过几次,这住处最大的用处也不过是放置这些年间他各处寻来的美酒,故而落了大片灰尘。

于是便是漫长的等待。
茨木坐在枫叶林内,拿起一碗酒,恍惚觉得似曾见过这种场景。
他笑,一饮而尽。

人间在岁月间剧变,茨木童子偶尔下山,每每总被烟烟罗嘲笑,他也不恼。
本来也是事实,他总是固执地,怀念当初妖鬼的荣光,酒吞童子带领他们,踏过无尽妖怪的血肉。
而现在,他在等,他的王,苏醒。

END

有前传和后续的,就看我什么时候写了233
前传是傲娇鬼王深柜鬼将恋爱史,后续是醒来之后中二的老婆老想做我下属怎么办,在线等,急。
说好要放假完结的,结果我这都开学11天才完结233
没补完的坑与前传后续有关。

【酒茨】常忆(四)

虐,狗血,ooc。
私设如山。
bug如山。
一只茨木傻等的故事。

(四)还想我轻佻又下贱
茨木童子去到京都,找到了安倍晴明。
他答应了晴明,再不到京都来。安倍晴明答应帮他寻找酒吞童子。
却看到一个更加消沉,颓靡的鬼王。
茨木隐隐有不对的预感,却更狂热地吹捧酒吞,他回想起往日的时光。
肩并肩的两人喝酒,红与白的发纠缠在一起,像翻页画面,可忆不可回。
鬼王只是冷漠地,颓废地,丢却了所有理智地堕落着。
冥冥之中,有谁掌控着这场即将走向高潮的大剧。

纠缠不休者自是同样丢却了理智,誓死跟随;冷眼旁观者却在静静折磨自己,妄图想起,那场红中,被掩盖的记忆。
那个女鬼的侍从把他与晴明一等人引来了枫叶林,这女鬼同他当初一般,从吃人中获取了力量,可这就是鬼王厌恶晴明的原因。
最后的最后,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结伴去喝酒。
这场大剧,也一步一步,按照编排好的剧本,走下去。
所有的人与妖,也慢慢走向他命中必定的结局。

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大醉一场,梦中茨木梦回大江山退治。
那一天茨木看见酒吞失去了头颅的身体,发狂。
发狂的茨木与酒吞的身体恶狠狠地战了一场,失去了头颅的身体凭借着本能,也压制住了茨木。
茨木失去了自由,鬼手不甘心地击向鬼王的心脏。鬼王没有阻止他。

从梦中醒来的茨木终于明白为何星熊童子对他沉默。
原来如此吗?茨木按压心脏,原来他的心脏,永远为鬼王跳动着。

鬼王从酒醉中苏醒,茨木对上他的双眼,他似乎听到冥冥之中,命运线被拨乱的声音。
他哈哈大笑:“酒吞童子啊,你既已醒来,不如与我战上一场,用你那世界第一的强大力量打败我,然后支配我的身体吧!”酒吞童子看着他,没有答应他。

而后便是八岐大蛇的复活,京都大乱,瘴气弥漫住这座古都。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,并凤凰火赶往京都。
冷眼旁观者等待着,纠缠不休者执拗着。人间终是迎来它的大道。

【酒茨】常忆(三)

虐,狗血,ooc。
作者没吃药。
bug如山。
私设如山。
感觉会被草爸爸打死。
以及太太们是怎么打出茨木木的痴汉语录的,我很不行啊……
灵感来自陈粒的《易燃易爆炸》。

打字慢,慢慢更,不坑。

(三)想我冷艳

茨木迅速起身,向着大江山宫殿跑去。
可怜短腿草跟在大妖身后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茨木一近大江山宫殿,便看到几道红光击打着晴明的结界。
那红光上携着酒吞的妖气,虽然微弱,可茨木还是辨认出那是鬼王的妖气。
他有一阵的恍惚。

莹草半路上遇到赶来的安倍晴明,被捎过来。
安倍晴明站在茨木不远处,他打开了结界,那几道红光飞速闪进。
茨木回过神来,正待一起进入。
安倍晴明拦住茨木。
“为何拦我!”茨木鎏金的眼眸对上安倍晴明清冷的视线。
安倍晴明道:“还不是时候,茨木童子。”
茨木不发一言,再看一眼宫殿,转身就走。
安倍晴明看着他离去的孤傲身影,默然半响,对着宫殿再挥出几道红光。
莹草安静地站在安倍晴明身后。
安倍晴明对着宫殿道:“希望你千方百计这般安排,真能起效。”话毕,他叹了口气,便带着莹草离开。

茨木一路奔走,天下之大,他找不到能去的地方。
他心下烦躁,又不想送上门给几个好友嘲笑。
他突然间就不想再考虑那么多,一个大妖怪,瞻前顾后算什么本事!
他往他的家而去。

说是家,对于茨木而言,更像一个存放物品的地方。
满地灰尘,地上有很清晰的脚印。
茨木一脚踩上去,脚印覆盖脚印,他走入酒窖。
大江山退治之时,他寻到的酒,被他放在这里。
茨木不再犹豫,他揭开封口,指尖沾到酒水,放入嘴中。
心里大石落地,他哈哈大笑:“不愧是吾友啊,平安京最强大的妖怪!冷静睿智,算尽一切啊,哈哈哈,哈哈哈。”笑着笑着,心里的悲哀却一层一层涌起,他置好封口,拿起另一壶酒,大口大口饮酒,随后,在酒窖中陷入梦乡。

茨木走近鬼王,鬼王这才发现茨木的到来。
茨木道:“挚友啊,你终于醒来了!”他的表情毫无作伪,喜悦跳动在他的眼角眉梢。
鬼王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茨木又道:“挚友啊,既然你已苏醒,那我们来战吧,酒吞童子,让我领略你那睥睨众生的王者气场,来打败我,支配我的身体啊哈哈哈!”
鬼王仍一言不发,他痴迷地看着那舞动的绝色女鬼。
茨木的直觉跳动着,他不管不顾,继续对着酒吞吹。
那女鬼舞完,看也没有看这边的闹剧,自顾自地思忆。
酒吞这才对茨木开口。
他说:“茨木童子,闭嘴。”
说完向那女鬼走去。
女鬼厌恶地看着打扰她的鬼王。
茨木童子直觉这一切都很不对劲。
可这时的他,宛如分裂成两个人,一个质疑着冷眼旁观,一个人无知地纠缠不休。
冷眼旁观者思索着,纠缠不休者追求着,就似一个弃子凝视着棋子发痴。

那个女鬼拒绝了鬼王的求爱,鬼王陷入了消沉,终日与酒为伴。茨木童子妄想找回从前强大的,聪明冷静,天下第一的鬼王,鬼王因而厌恶他,终日躲着他。茨木童子到处都找不到鬼王。想到昔日鬼王说过的,而今也频频被他所提起所怨恨的阴阳师安倍晴明,便去找他。

解释一下,其实我有在写《常忆》……没写完……想等全写完再发……

混沌中立吧……心虚

墨岫w_芝士奶茶打包,谢谢:

绝对中立,没错,是我
顺便我课补完了有时间肝文了

奶油桑:

( ・᷄ὢ・᷅ ) 我为什么转载其实只是因为这是我见过的转载数最厉害的一张图了,真是厉害啊厉害

至于我算是哪一类?我知道但我不说

lilikou:

我大概算…混沌中立?

Jcat:

混沌邪恶😃

潋离:

emmmmmm……绝对中立?

云山缭乱:

秩序邪恶

行止一生:

我,中立邪恶……三年前的坑,现在还没填,三年间只写了一百字。下辈子再说吧,我安心画画去

花重鸣碎:

中立善良啊不用说的

叶折缙:

那个……各位大佬……我……

我有良人在长安:

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?【乖巧】

奶·挖坑不填·芙:

我……我是啥?
想问下,你们觉得我是?

沉默寡言周哈哈🔥:

秩序善良。

SUGAR-失踪人员:

告诉我!!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蘋果瑜:

秩序邪恶。……

蘋果餐:

混亂邪惡(。

一瓶假酸🍎:

我。。应该是绝对中立(?)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- -(瘫

镜澪愔:

相信我!(我是混沌善良waaa꜆꜆٩̋(≖╻≖‧̣̥̇)۶ૈ)

庭院森森森几许:

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

神烦鱼子君:

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【真是神奇】

疯子and正常人:

我似乎,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【喂

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:

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。
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,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,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,你们爱不爱我,爱我就吃下去,爱我就跳下去。
ヾ(๑╹ヮ╹๑)ノ"想吃小甜饼?好喔。
ヾ(๑╹ヮ╹๑)ノ"想吃甜肉肉?好喔。
٩(•̤̀ᵕ•̤́๑)ᵒᵏᵎᵎᵎᵎ

三月山茶:

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

我們是我們的。:

覺得好玩來湊熱鬧
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,其他都有,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

目前狀態: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(

小六:

看上去好好玩儿~
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⁽⁽ଘ( ˊᵕˋ )ଓ⁾⁾

外城:

秩序中立+絕對中立……吧?
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,燃盡了就拖稿……(望天)
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,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……(難得有點幹勁了)

呓涵噗噗噗:

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。。。
发刀是想过,但是太懒了不发了😂

莫哒晓哒白:

我是谁?我在哪,不知道啊....

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,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....

深海咸鱼:

 我:真·秩序善良【液

水源 凌:

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(被打

残雪柠:

     秩序善良➕中立邪恶(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?)      
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     

浅岚April

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。yeah!

雨御Missing:

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,未来的我……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……

南肆@轻舟粥:

混沌中立?……还是中立邪恶……?

沒卵用的梧桐:

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(笑)

佰草君——沉迷背单词:

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

dark bell:

我们的目标是!

秩序邪恶!


请个假,接下来没电脑没手机直到我期末考完,目测到时候欠的更可以直接发完常忆了......

520贺文

多cp。
ooc。
甜甜甜。
作者没吃药。

【酒茨】
酒吞童子觉得茨木童子有点不对劲。
因为茨木这几天居然没有吹他!
酒吞童子越想越不对劲,刚想去看看茨木怎么了。星熊童子笑眯眯凑过来。
“酒吞童子,听说,今天红叶的朋友要来拜访啊。”
“怎么?”
“听说红叶朋友跳舞很美,要不要看看?”
“你是找打吗,星熊童子?”
“没有没有,不过之前我叫茨木童子一起去,他特别爽快答应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怎么了,酒吞童子?要一起去吗?”
“去。”好你个茨木童子!
到了枫叶林,清姬一脸凶巴巴过来扯着星熊童子耳朵,拉走了人。
酒吞好笑,却看见那边树后仿佛有人。
他走过去,见是一起舞的红发女子。
平心而论,那女子舞姿甚美,可酒吞却越看越火大。
他一把过去,拉住那女子:“茨木童子,你在干什么!”
“不愧是吾友,吾已经打扮得跟正常女子别无二样,吾友还认得出来,吾友的聪明才智,无人能及,吾友……唔唔唔”茨木童子的话未完,就被酒吞以唇封缄。
【省略xxxx字】
“谁教你今天这么搞的?”
“青行灯!她说今天是人类的情人节,要我准备礼物给吾友。”
“是这样啊……”
“吾友吾友,我们不要提那个煞风景(青行灯:茨木童子你大爷!)的女妖,我们再来一次吧!”
“一次可不够……茨木童子你做好觉悟吧。”
“唔唔唔……”

【维勇】
“勇利,今天吃炸猪排饭吧!”维克托从勇利身侧抱住勇利。
“好啊……不行不行,维克托你已经超重了!”勇利坐在沙发上,思索道。
“真的吗?不能吃炸猪排饭吗?”维克托用头蹭着勇利侧脸,撒娇道。
“嗯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”勇利不坚定地回答,他觉得维克托再对自己撒娇下去,他可能就忍不住心软了。
“那我要‘吃’‘猪排饭’咯。”维克托笑得一脸灿烂。
“什么……维克托,现在是下午,别……等等……唔”维克托吻住勇利。
【省略xxxx字】
“勇利,不要生气嘛,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呀。”维克托委屈道。
“我没有生气……我……”勇利犹豫道。
“勇利想说什么?”维克托抱着勇利,发问。
“……日后再告诉你吧。”勇利犹豫半响,没有回答维克托。

【魔王组】
都是车貌似。那就
【省略xxxx字】
“你对妈妈做了什么!”变大的甘草再次将Sadanick抡进地里。

【德哈】
德拉科放下手里拿着的茶杯。
他最近精神状态很差,深夜的此刻,他难以入眠。
也许暗恋这种事,从来就不应该被胆小者所拥有。因为胆小者,只会把暗恋变成微末的甜蜜与多数的痛苦的混合体。
德拉科想到那个男孩,心头又是泛着苦的甜蜜。
他走向他的床,即使难以入眠,他还是要睡。
他必须,也只可以,把最完美的一面献给他。
即使过去他已把他的幼稚暴露无疑。
辗转反复中,德拉科艰难入睡。
【省略xxxx字】
哈利从梦中惊醒,他居然梦见暗恋的死对头!他们两个还ML了!
为什么我的梦里我在下面啊!哈利抓狂地想道。

【Jason·Todd】
Jason今天一整天都听到有声音在说话。
跟他一起喝啤酒的Roy表示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Jason烦躁地喝完手里的啤酒,仔细地听声音,他发誓一定要找到罪魁祸首,送他/她回老家!
声音有很多人,男声女声,各种口音,各种语言。
他们都在叫Jason。
有的说,想和JasonML。
有的说,想亲吻Jason的额发。
有的说,想成为被Jason拯救的人。
有的说,想给Jason一个拥抱。
有的说,想和Jason恋爱,一生一世都爱他。
有的说,想给Jason一个家。
有的说,想爱Jason。
有的说,想要Jason幸福。
Jason丢开了手里的易拉罐。


吃桶哥的所有CP,但是这么美的一天就给我们迷妹迷弟嘛。
车都打了省略是因为我星期一就开始开车,萌的很多CP都开了,想写520贺文来着。然而昨天回家,发现电脑坏了,愚蠢如我,并不知道,知道也学不会用手机制作长图片的法子,so,来报社吧。
CP车很多,我就写一部分而已哈哈哈哈,等七夕全部放送哈哈哈。
Jason没有写车,桶我下不了手,其它CP决定不了写那个哈哈哈。

我胡汉三回来了哈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