仃零

是个痴汉,日常写自己看的sqcp文。
安静产粮。
有产粮的心和笔,没有产粮的手机和电脑,更新慢。
慢慢来,等高三毕业来搞事。
很懒,写完不打出来的懒,喜欢写字,不喜欢打字……所以更新慢,没坑品。
需要欺负讨厌的人才有动力打字。
脾气很好,但是关于原则问题嘛,我超凶。

【酒茨】常忆(一)

游戏退坑了……庆幸的是退坑前有了一根茨毛……酒茨还是吃的,游戏不吃了……本来就是为了茨宝入坑的,游戏退坑也没有茨是个遗憾,但也不能在乎什么了。这里心狠手辣后妈一枚,偶尔也写小甜饼。坑品不能保证,对茨宝的爱还是可以保证的吧……
本文灵感来自陈粒《易燃易爆炸》
ooc严重,说不定日后要大修。
短小预警。
名字暂定,等我再想想,换个切题的,起名废感觉要死了……要不就这个了,瞄一下大纲,也还切的样子?

(一)盼我疯魔
茨木童子回想起他初化妖的那段时光。
一只什么也不懂的小妖怪,糊涂撞上喝酒的鬼王。鬼王以为他是被神酒味道引来的小妖,鬼王对小妖也无什么鄙夷看轻,不过不在意而已,比起他手下好拿小妖当下酒菜的星熊已是宽容。他见这小妖瘦瘦弱弱,脸蛋又有几分可看,料想这小妖定是化妖不久吧,是最易被弱小妖怪吞噬的那一种。小妖盯着他,他被盯得有几分好笑,小小一个妖怪,也不怕他这大妖,眼神这么活,看着倒是个能活下去的。心下也不知抽什么疯,竟倒了那神酒给这小妖,也不多,一碗,再多这小妖怕是要被灵力撑爆。
茨木捧着碗,看着那大妖怪背着他那大葫芦步伐随意地走,一边走一边似乎哼着不成曲调的小曲,心情大好之感。他问那只大妖怪名字,扬言以后一定要打败他。大妖怪嗤笑一声,心情甚好地远远回了句“酒吞童子。”
鬼王对这段往事毫无记忆,而茨木却不然。
大妖怪是这样的吗?小小的茨木,对力量的印象就是一个潇洒的大妖背影,他内心第一次滋生出对强大的无比渴求。
之后茨木喝了那一碗酒,带着灵力的酒醉倒年幼的小妖怪,小妖怪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,梦醒后却只记得那孤独入骨的冷清,还有那只举着酒杯的手。

茨木开始吃人,人的血肉是最有利于妖力增长的东西。他最开始没有挑剔的资格,只要是人,他便吃,连皮带骨,全部入肚。他吃得很认真,有目标的妖总是更上进一些吧。在这样的吞食下,他渐渐也成了这小地方有名的鬼,以贪婪出名。之后,他看见人类的马车从山脚而过,翻飞的帘子里,虚弱的红发男子身影若隐若现,身体快过脑子,他跟了上去。
这男人是个小贵族,为了心上人而奔波。本该吃掉他的茨木好奇,跟了他好几天,没有马上吃掉他。茨木不了解爱情,看着这男子每个晚上都会拿出卷轴,看他那心上人,茨木不知为何,心有不爽,他决定不等了,吃掉这个男人。
第二天,马车来到了罗生门,茨木化型为一华衣黑发女子,自称走丢的官家小姐,请求这男人送她回家。男人傻愣愣地看着她髻上一个枫叶发饰,答应了她。茨木指引着马车往森林走。走着走着他露出了妖怪原型。那男人看见他妖怪模样,面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,最终定格在恐慌,茨木也不在意这男人的想法,把他连着那头黯淡红发一起吞吃下肚。
吃完男人后,茨木便留在了这罗生门之中。他也开始挑剔起吃食,只吃红发,红发男人便更好了。他总化型为绝色女子引诱那些男人,吃得多了,被传了出去,他就成了罗生门之鬼。

茨木灌下一碗酒,今日是个好日子,理应喝多些,只是他这鬼,喝酒就回忆往事,往日陪着挚友喝倒也没什么,只是一个人喝,就多少有点懒倦记忆。
茨木喝着喝着,不堪回忆,丢下酒碗,下山去寻人来吃。

人间,在他忙忙碌碌这千年间,变化极大,茨木近年来,下山次数也少,回回人间不重样,茨木也没细察这变化。
按茨木一贯性子,自是化女型引诱男人,红发不吃,其它倒也随意。
鬼王曾经也不知什么想法,或是调戏茨木,或是无聊,化了个武士去作罗生门之鬼的裙下之鬼。
罗生门一近那武士就知不对,鬼王掩了他妖气,身上经年不散的酒味也设法散去,可茨木就是能闻出他的味道,讲不清道不明怎么回事,但一闻到那味道,茨木便知这是鬼王。茨木也不拆穿,配合着鬼王。只是那罗生门也摆不出以往勾引人专用的神情,只能望着那武士,颇有茨木直勾勾盯鬼王的意思,但这罗生门可在演迷路大小姐呢,眼神不比茨木热诚专注,看着倒有几分欲语还羞*的意思。
武士被罗生门迷惑,跟着进了林里。茨木去了伪装,鬼王压着鬼将。青天白日,在林子里胡来了一场。
情事休止后,鬼王摸着茨木一头顺滑长发,茨木直勾勾望着鬼王,心下可惜,挚友不让他在二人敦伦后夸他,现在茨木也只能在心里猛(其实是尬)夸鬼王。#
鬼王半合眼,怀中人不安分,左动动右动动,把邪火再燃起。
鬼王引着他活泼过头的鬼将往自己身下探,对鬼将道:“往后,带红毛的你只准吃这个。”
鬼将眼睛一亮,不待开口,又被拖进情海沉浮。
此后,罗生门之鬼便改了习惯,不吃那红发的,其余随意。

*欲语还羞:是“欲语还休”,有改词,怕误导,声明一下。
#有点不知道怎么写尬夸的内容啊,改了又改,还是删掉了。看来我词汇量太少,学不来茨木啊。

评论(9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