仃零

酒茨,无论哪个游戏的酒茨都吃。
瓶邪/维勇/周江/魔王组/德哈/茂智
桶哥单人痴汉
安静产粮。
有产粮的心和笔,没有产粮的手机和电脑,更新慢。
慢慢来,等高三毕业来搞事。
很懒,写完不打出来的懒,喜欢写字,不喜欢打字……所以更新慢,没坑品。
需要欺负讨厌的人才有动力打字。
脾气很好,但是关于原则问题嘛,我超凶。

今天和基友聊天,聊到一件现在想来很尴尬的事,发生在我7、8岁的时候,大概,记不清了。
我从小就是好奇心重加喜欢看书的女孩子,小小年纪看不看懂是另一码事了。我好奇心重,从小就喜欢探索【破坏】家里的个个角落,堆杂物的地方都能被我搞出一个不被(玩捉迷藏的)小伙伴or妹妹发现的藏身地。说这个是为了说明我去探索【破坏】我妈的衣柜是正常的。总之那年夏天,非常热,妹妹躺在席子上睡死了,而我看完了手里最后一本(从杂物堆里找出的)书后,陷入了无聊中。在地上滚了几圈,我决定趁我妈不在家去探索【破坏】她的衣柜,于是我打开了那个超大的木柜子。
首先,我把里面的衣服搬【丢】了出来,然后我踩在放衣服的格子上,去扯最上层的衣服。扯着扯着,两本书被我扯了出来。我当时就是一个眼前一亮,抄起书就跑向我爹“粑~粑,我找到这个,我可以看吗?”我爹本来坐在椅子上犯困,被我一吵,看了过来,一看我手上的书,他立马从椅子上起来,把书抢过去“不可以!”我就很不解,我爹就用一种有点扭曲的表情表示“这书……你还小……反正不行!”然后我爹就收走书,我一下午就在郁闷中度过,嗯,顺便我还记得把我妈的衣服搬【堆】回去,并成功在我妈逛街回家后被女子单打。
蓝后的日子里,我就一直惦记惊鸿一面的那两本书,并孜孜不倦寻找那两本书。终于,在我爸妈出去工作的下午,我再一次在熟悉的地方找到了那两本书。这次我特别机智地不搬【丢】衣服了,我直接踩在衣服上面找到的。蓝后我看了一眼封面。一本是一个穿着很暴露的衣服的女人,一本是一对男女赤裸着拥抱……讲到这,你们也该明白我找到了什么吧……我爹妈的小黄书……
那会我外省的姑姑买了两本小说给我,一本《城南旧事》,一本《神女传奇》,那会儿,我对《神女》痴迷得不得了,重复看了七八次。于是找到了这两本(小黄)书后,我特别愉快地把书盖在我书桌的书堆的最上面,准备再看完一次《神女》后,我再来看这两本书。蓝后我妈回家,一眼就看到我书桌上的书。
她敲我桌子,把沉醉在书里的我神魂叫回来。“这两本书,你看了吗?”
“没有啊,麻~麻,我想等一下看。”我非常傻白甜地回答。
“哦,那你别看了。”说完她抄起书就走,留下一脸错愕的我。
当天晚上吃饭我就特别难过地哭诉给我爷爷听:“阿~爷,粑粑麻麻不疼岚岚了,他们不让我看书::>_“岚岚别哭啊,阿爷替你教训你爸你妈啊,乖啊”“孩子看书好事啊,干嘛不让孩子看啊”
我爸妈就对视一眼,我爹摸了下鼻子,跟我爷爷小声地说了点话。说完我爷爷就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我爸妈,转头哄我。
我就不肯依嘛,即使我爷爷许诺给我买五本没看过的书也不肯。后面所有大人干脆不理我了。那会我就觉得全世界都不要我了,并用我最后的倔强决定我一定要看那两本书!
蓝后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翻遍全家,包括那个我两次发现书的地方,都没找到这两本书。
我就苦思冥想,直到某天,我盯着我妈放在衣柜顶上的旅行箱灵光一闪,我搬来一张桌子,站在桌子上把旅行箱扯下来。讲真,这个动作很危险,好孩子不要学我。总之我把箱子搞下来后,在里面找到了书![熊死了,那会。]蓝后我就坐在桌子上看了起来……
那会当然是看不懂的,但我是那种看不懂还能津津有味地看下去的人。(《道德经》就这么看完的,当然这两者没有可比性。)但是现在想想耻到死,因为看到一半我妈回来了……
那天的结局是我被我爸罚跪啤酒盖……那会儿我特别委屈,我就看个书,干嘛罚我!只跪了一会我爷爷回来后就护着我没再给跪了……
后来我就再没见过那两本书了,估计被我爸人道毁灭了。毕竟我的战斗力也有点太熊了……现在想想对不起我爸妈,我就这么毁了他们的小情趣……
估计我爸妈都以为我已经忘了这事了,毕竟我是出了名的健忘,出个门丢三落四,一点说要出去,两点半才走,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都在重复走到门☞想起某东西没拿☞返回去拿☞走到门☞想起某东西没拿的过程……可我就特么记得这事啊,还特别清晰……尬死……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