仃零

是个痴汉,日常写自己看的sqcp文。
安静产粮。
有产粮的心和笔,没有产粮的手机和电脑,更新慢。
慢慢来,等高三毕业来搞事。
很懒,写完不打出来的懒,喜欢写字,不喜欢打字……所以更新慢,没坑品。
需要欺负讨厌的人才有动力打字。
脾气很好,但是关于原则问题嘛,我超凶。

【酒茨】常忆(三)

虐,狗血,ooc。
作者没吃药。
bug如山。
私设如山。
感觉会被草爸爸打死。
以及太太们是怎么打出茨木木的痴汉语录的,我很不行啊……
灵感来自陈粒的《易燃易爆炸》。

打字慢,慢慢更,不坑。

(三)想我冷艳

茨木迅速起身,向着大江山宫殿跑去。
可怜短腿草跟在大妖身后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茨木一近大江山宫殿,便看到几道红光击打着晴明的结界。
那红光上携着酒吞的妖气,虽然微弱,可茨木还是辨认出那是鬼王的妖气。
他有一阵的恍惚。

莹草半路上遇到赶来的安倍晴明,被捎过来。
安倍晴明站在茨木不远处,他打开了结界,那几道红光飞速闪进。
茨木回过神来,正待一起进入。
安倍晴明拦住茨木。
“为何拦我!”茨木鎏金的眼眸对上安倍晴明清冷的视线。
安倍晴明道:“还不是时候,茨木童子。”
茨木不发一言,再看一眼宫殿,转身就走。
安倍晴明看着他离去的孤傲身影,默然半响,对着宫殿再挥出几道红光。
莹草安静地站在安倍晴明身后。
安倍晴明对着宫殿道:“希望你千方百计这般安排,真能起效。”话毕,他叹了口气,便带着莹草离开。

茨木一路奔走,天下之大,他找不到能去的地方。
他心下烦躁,又不想送上门给几个好友嘲笑。
他突然间就不想再考虑那么多,一个大妖怪,瞻前顾后算什么本事!
他往他的家而去。

说是家,对于茨木而言,更像一个存放物品的地方。
满地灰尘,地上有很清晰的脚印。
茨木一脚踩上去,脚印覆盖脚印,他走入酒窖。
大江山退治之时,他寻到的酒,被他放在这里。
茨木不再犹豫,他揭开封口,指尖沾到酒水,放入嘴中。
心里大石落地,他哈哈大笑:“不愧是吾友啊,平安京最强大的妖怪!冷静睿智,算尽一切啊,哈哈哈,哈哈哈。”笑着笑着,心里的悲哀却一层一层涌起,他置好封口,拿起另一壶酒,大口大口饮酒,随后,在酒窖中陷入梦乡。

茨木走近鬼王,鬼王这才发现茨木的到来。
茨木道:“挚友啊,你终于醒来了!”他的表情毫无作伪,喜悦跳动在他的眼角眉梢。
鬼王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茨木又道:“挚友啊,既然你已苏醒,那我们来战吧,酒吞童子,让我领略你那睥睨众生的王者气场,来打败我,支配我的身体啊哈哈哈!”
鬼王仍一言不发,他痴迷地看着那舞动的绝色女鬼。
茨木的直觉跳动着,他不管不顾,继续对着酒吞吹。
那女鬼舞完,看也没有看这边的闹剧,自顾自地思忆。
酒吞这才对茨木开口。
他说:“茨木童子,闭嘴。”
说完向那女鬼走去。
女鬼厌恶地看着打扰她的鬼王。
茨木童子直觉这一切都很不对劲。
可这时的他,宛如分裂成两个人,一个质疑着冷眼旁观,一个人无知地纠缠不休。
冷眼旁观者思索着,纠缠不休者追求着,就似一个弃子凝视着棋子发痴。

那个女鬼拒绝了鬼王的求爱,鬼王陷入了消沉,终日与酒为伴。茨木童子妄想找回从前强大的,聪明冷静,天下第一的鬼王,鬼王因而厌恶他,终日躲着他。茨木童子到处都找不到鬼王。想到昔日鬼王说过的,而今也频频被他所提起所怨恨的阴阳师安倍晴明,便去找他。

评论

热度(9)